主页 > 热透新闻 >
从霸王别姬到鬓边不是海棠红,依托耽美故事传播的国粹能走多远?
发布日期:2020-06-19 04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且不说京剧,我一个地道的陕西人,却也是听不懂秦腔的,曾有段时间住在和平门外,每逢夏日傍晚时候,城墙下的都会放一些古乐,音如出于大地,如来自历史,或轻或重,而我们所谓的现代人多是听不懂的。

没有现世的“座儿”,国粹将如何传承?

程蝶衣-张国荣

一场戏,如一场梦,轻的是“梨园魂”,重的是耽美故事

霸王别姬如此,鬓边也不例外。

霸王别姬里,“不疯魔不成活”程蝶衣,将戏与生活,傻傻分不清楚,程蝶衣爱段小楼到了疯魔的程度,他为了拆开段小楼和菊仙,举报了菊仙是妓女,活活地把菊仙害死了,而他自己最终也没能和段小楼在一起。

商细蕊vs商细蕊

鬓边不是海棠红里,商细蕊和程凤台这对CP,戏里戏外俨然也是圈足了粉,在人世间最美的爱情在这样的“知音”面前失了颜色:这温吞世俗人间烟火,你是我的江河湖泊!

前一场戏,他做了他的“真虞姬”,而他做了他的“假霸王”。

后一场戏,小凤仙还是跟着将军跑了。

若没有了梨园行, 姜荣寿便也只是个没了儿子的孤老头子;如果没有了梨园行,段小楼不过是一个想要娶妻生子的世俗小伙,最后段小楼被师傅打,菊仙护夫怼了师傅,段小楼从凳子上爬起来就是一记耳光打过去:“老爷们的事情,没有你说话的份。”;如果没有商细蕊,程凤台或只是个乱世盛名的商人。

而程蝶衣,商细蕊,陈纫香……一代名角,或只能被时代裹挟前行,一身孤勇,万般柔情,大道三千,赋予何?

“人戏不分”到“人戏分离”京剧终是往前走了一步

若是抽离了梨园,商细蕊的人设会塌陷吗?

看这部的戏的时候我,我不少次有这样的想法,我被自己的想法吸引住了。

耽美,可以架空在任意历史时空,但是梨园才是大手笔的中国元素,进一步不油腻,退一步,不荒唐,虽说啊,戏子无情,然戏子多痴儿。

程蝶衣,他虽然是个男人,但在这个爱情故事里扮演的是女人的角色,非常刻薄、执着,我一定要得到你,如果我得不到你,那全世界也得不到你,是非常典型的李碧华笔下的‘女人’,《胭脂扣》在原著里的如花楚楚可怜,却也是个非常狠毒的女人,一定要弄死十二少,只是后来关锦鹏和梅艳芳演绎把如花美化了。

商细蕊,虽然是个女人,但是比女人更懂风情,更懂得现实的生活。